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与野猪“和亲”:重庆葛兰镇男子靠野猪脱贫成奇事

2018年03月23日 09:57 来源:重庆晨报 参与互动 
与野猪“和亲”:重庆葛兰镇男子靠野猪脱贫成奇事
    黄隆明在赶猪上山。

  与野猪“和亲”

  长寿葛兰镇黄隆明靠野猪脱贫,成为当地奇事

  面对日益泛滥的野猪之害,除了驱赶捕杀,还有没有其他选择?

  答案是:有的!在长寿区葛兰镇,一位六旬老汉就无意间开辟出了第二条与野猪相处的道路:与野猪“和亲“。利用五头敞放的母猪,他成功与野猪“和亲”,开创出了一条独特的致富之路。

  3月20日下午,温暖的阳光照在长寿区葛兰镇湾丘村的山谷里,68岁的村民黄隆明坐在自家院坝前安静地晒着太阳。周围除了一群土鸡发出的咯咯叫声,一切都静谧而安详。

  突然,一阵哒哒的响声从公路上密集传来,远远望去,只见一群黑乎乎的动物慢慢出现在远处的公路上——响声来自蹄子与地面的碰撞。

  黄隆明起身看了一眼说:“我的猪回家来了。”越走越近,一个由10多头大猪、30多头小猪组成的猪群展现在人们眼前。大猪身上都是黑乎乎的,浑身裹满了湿漉漉的泥巴。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猪群里有一只大猪和四五只小猪与众不同,它们的毛灰黑而浓密,质地坚硬,猪嘴尖长,体形也比同类短小。这几只猪明显对人比较警惕,一直行走在猪群的边缘,随时警惕着生人靠近。

  黄隆明介绍,这只大猪是自己用“美猪计”从山上引诱下来的野猪,小猪则是野猪和自家母猪一起繁衍的后代。

  野性难驯的野猪是如何被黄隆明收服的呢?黄隆明说,这事还要从3年前说起。

黄隆明在和邻居聊天,猪儿一直围着他俩转。
黄隆明在和邻居聊天,猪儿一直围着他俩转。

  以羊换猪的脱贫计划

  黄隆明家四面环山,植被茂密,一条小河从中间山谷里潺潺流过。

  湾丘村原是市级贫困村,黄隆明两年前也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在长寿区的脱贫工作中,他家危房得到改造,入住新居。

  同时,葛兰镇政府安排专人帮助黄隆明一家实施脱贫计划。2015年初,驻村干部任杰将3500元脱贫资金和5头羊送到黄隆明家中时,任杰再三叮嘱黄隆明要用好这笔“巨款”,力争两年内脱贫。

  黄隆明和妻子杨学芬经分析,觉得养羊不划算,决定另辟蹊径,利用山间广阔的丛林散养母猪。

  黄隆明要养母猪,有两个考虑:一是当地地广人稀,大量村民外迁,给散养提供了条件;另外就是,当地山间经常出没野猪,野猪几乎泛滥成灾,如果让买来的母猪和山上的野猪“自由恋爱”,完成配种,既省去成本,又能成为二代野猪,肯定能卖上好价钱。

黄隆明坐在房前。
黄隆明坐在房前。

  山里野猪为害当地庄稼

  湾丘村委会主任黄隆常介绍,湾丘村整个村几乎都是山区,随着退耕还林,山区植被越来越好,山里各种野生动物开始出现,野猪、野山羊、野鸡开始增多。其中,尤以野猪对当地庄稼为害最甚。夏天包谷成熟季,往往一夜之间,一片包谷地就被野猪们全部糟蹋干净。

  为了抵御野猪侵扰,村民们想过各种办法:有的在庄稼地周围修栅栏,栅栏却被野猪在夜里用嘴拱开;放鞭炮、放高音喇叭,过不了几天,野猪又会偷偷回来。

  黄隆常说,野猪非常聪明,同一片庄稼从来不去二次,嗅觉非常灵敏,能机灵地避过村民们挖掘的陷阱。

  后来,有村民在庄稼地周围私自布设电网,企图诱捕野猪,结果去年不小心电死一名村民,“最后布设者不但被判刑,还赔了一大笔钱”。

  山区母猪施“美猪计”见效

  2015年中,黄隆明果断卖掉5头羊,加上政府补助的钱,一下买了5头母猪回家,开始进行散养。

  听说黄隆明要使用“美猪计”来勾引山上的野猪,当地村民都说他异想天开,纷纷等着看他笑话。

  邻居周毛子就表示不相信,并劝说他不要做傻事:“野猪那么聪明,小心你的母猪被野猪咬死,或者被野猪裹起跑了,最后本钱都收不回来。”

  但黄隆明坚持要做这个实验。年轻时,黄隆明上过中学,在当地算文化较高的人,他曾一度迷上学医,想当一名医生,但因为没有拿到执照而作罢,最后成了农民。

  虽然没有当上医生,他还是学会了治疗一些小病,包括给猪看病。他相信猪的语言都是相通的,“无论野猪怎么狡猾它还是猪,还是有异性相吸的本能。”

  家猪敞放,黄隆明第一个担忧不是怕被野猪咬死,而是怕母猪找不到回家的路,走丢。

  最开始一个月,黄隆明费了不少心,每天天亮就把五头半大的母猪赶出猪圈,赶上附近一个山头,像放牛一样远远守着。天快黑了,他又把猪赶回家,然后在家里安上露天猪槽,放足包谷面,让母猪们吃饱睡足,记得这里是家,从而形成条件反射。

  如此训练一个月,猪群逐渐熟悉周围的环境和道路,知道回家有好吃的,黄隆明开始正式野放。

  每天老黄夫妇出门劳动,就把猪群赶出门,放到一个山头上。日落时分,两人从地里回家,一阵呼唤,猪群也跟着回家。

长寿葛兰镇湾丘村干塘坳,黄隆明在给猪添水。
长寿葛兰镇湾丘村干塘坳,黄隆明在给猪添水。

  过了一个月,出事了。有天晚上,老黄发现有一头母猪没有回家。两人急忙打着手电出门满山遍野去找,没有找到。“估计是遭别人偷了。”老伴杨学芬很是沮丧。但黄隆明却往积极的方向想:“万一是和野猪耍朋友去了呢?”

  果然,过了两天,失踪的母猪浑身是泥地回来了,而且带回来一头模样怪异,长嘴、灰毛的猪。老黄一看大喜,自己的母猪真的在外面“自由恋爱”,把一头山上的野公猪勾引回来了。看到真的有野猪“上门”,邻居们也对黄隆明服气了。

  这头野猪虽然被勾引回家了,但警惕性非常高,一看到生人就跑,也不睡在黄家的猪圈里,而是在附近山林徘徊。

  黄隆明于是继续利诱。每次看到野猪跟随回家,他就把猪槽里的玉米面倒满,然后远远躲起来。一来二去,野猪吃惯了玉米面,警惕性慢慢降低,与老黄一家熟悉起来,正式当上了“上门女婿”,“野猪每天和母猪一起出双入对,在河沟里洗澡,在太阳下困觉。”

  老黄说:“野猪虽然中了‘美人计’,但野性依然不改。”这头野猪只对那个它喜欢的母猪温柔,曾经将家里的鸡咬死两只,稍不高兴就打架,将一头家猪的屁股咬出一个血洞。

  不久,老黄发现母猪怀孕了,顿时喜出望外,“那可是我的第一代杂交野猪品种。”

  果然,母猪产崽后,老黄发现4只小猪都遗传了野猪的外形和野性,但也结合了家猪的一些特征。黄隆明的“和亲”政策取得了第一步成功。

  这群小野猪经黄隆明精心调教和喂养,变得很黏人,饿了围着黄隆明夫妇转,不给吃就不走,房前房后到处都是蹦蹦跳跳的野猪崽,仿佛成了动物世界。而老黄成功养野猪的传奇也在方圆十公里范围内尽人皆知。

  “野猪二代”不怕被偷

  随着家里5头母猪的不断生产,老黄家的猪群开始不断壮大,2016年下半年,猪群一度达到80多头,走在公路上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随着猪群的扩大,繁殖的野猪二代也达到10多头。猪群的活动范围也开始增大,远的跑到了两三公里外的山头。走远了,就难免迷路。

  老黄说,曾经有一头小猪迷了路,被另一个村的村民用绳子套住,然后对方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去取猪。老黄不得不给了对方200元的感谢费。

  猪群大了,又是敞放,会不会被别人盯上?老黄说,这个难免,周围就曾经有人动歪心思,想打猪的主意。由于他的猪长期敞放惯了,有野性,身体特别好,爬山过河不在话下,“曾经有人想偷偷用绳子套我的猪,但均没有得逞”。

  20日下午4时许,重庆晨报记者看到,敞放的猪群回到院坝后,鱼贯爬上一米高的梯坎,来到院坝上,院坝里摆放了15个石头猪槽,里面洒满了包谷面。猪群抢占猪槽就是一顿猛吃,吃完就是一阵疯玩,顿时院坝里、大树下、烂泥里,到处都是猪的身影。

  吃完之后,老黄拿起一支响篙,哗哗一摇,“走咯走咯”!猪群转身又下到公路,爬上了旁边一座山坡。山坡上没有路,坡度接近50度,但猪群依然健步如飞地爬了上去。

  老黄说,冬天山里有时会飘雪,但自己的猪依然会照常在野外活动,不怕冻,也很少生病。

  一年收入10万元成功脱贫

  随着猪群的壮大,养猪的成本开始增加。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敞放,让猪群在树林里吃草啃树皮,但每天还得加喂100斤包谷面。

  老黄说,2017年最高峰时,自己种的包谷全部喂完了,不得已,只能租货车到晏家火车站去买东北玉米,然后打碎来喂猪。“仅去年一年,喂包谷面就喂了4万斤,成本近5万元。”

  去年年底,老黄开始卖猪,敞养的家猪整猪13元一斤,大的有200多斤;而敞养的野猪整猪18元一斤,小野猪28元一斤。由于敞养猪名声在外,10多头大肥猪和20多头小猪很快被买走。

  野猪二代最好卖,许多买猪的都是附近镇上的老板。老黄一盘点,辛苦一年,销售收入接近16万元。而刨除成本,黄隆明夫妇实现年收入10万元,成功脱贫致富。

  在村里每户村民的墙上,张贴着公示村里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村民名单,而黄隆明夫妇并不在列。老黄说:“我们现在能劳动,能自己养活自己。”

  黄隆常说,在黄隆明的示范带动下,周边陆续有4户村民开始敞放养猪,但能否也走得通,还不一定。毕竟当地山林资源有限,还有就是还没有打造出品牌,大家一窝蜂而上,以后销量不一定能得到保障。

  黄隆明有两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今年春节,一家人团聚,老黄夫妇不但没有找儿子们要钱,反而分别给了两个儿子4万元,让他们补贴家用。

  对于未来,老黄说,将来会把养猪规模控制在50头左右,依然坚持敞放,并争取繁殖更多的野猪;自己和老伴年纪都大了,还是喜欢待在山区,空气好。下个月,老黄准备再杀一头肥猪,将家里的冰箱装满,慢慢吃,“我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他笑着说。

  本报记者 范永松

  上游新闻记者 张锦旗 摄

【编辑:姜贞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