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
2017年10月27日 10:10
来源:重庆日报  评论:
 沙坪坝区童家桥街道五灵观社区,小朋友在新铺设的塑胶操场做游戏。(本报资料图片)记者 张锦辉 摄  

    核心提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础平台,已日益成为各种政策的落实点、各种利益的交汇点、各类组织的落脚点、各种矛盾的集聚点,是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突破口。本报邀请到几位社区居委会主任和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请他们围绕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谈一谈如何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大渡口区建胜镇回龙桥社区居委会主任汪德惠:

    “调动农转非居民当家作主积极性”

    大渡口区建胜镇回龙桥社区是成立一年多的新社区,也是一个纯粹的农转非社区。社区居委会主任汪德惠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一年多来,他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调动农转非居民当家作主的积极性。

    一年多前,随着大型农转非安置小区——龙桥花苑小区居民陆续接房入住,回龙桥社区居委会成立,为小区2000多户居民提供服务。“大量‘农民’成为‘新市民’,身份变了,但他们在城市环境适应、生活习惯、社区融入等方面存在问题,引导大家进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显得非常重要。”汪德惠说,许多农转非居民刚搬来时,楼道上堆满杂物,阳台上喂鸡喂鸭,有的还把垃圾捡回家。新上任的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劝导,居民并不买账。

    不久,汪德惠与同事们发现,社区中有一部分居民比较热心肠,愿意为社区事务献计献策,但缺乏一个平台。于是她首先找到居民吴重江、吴昌银。这两人一人会修理电器,一人能说会道,在农转非居民中很有威望。

    他们商定,由吴重江、吴昌银分别牵头成立两支志愿者队伍:吴重江负责集结有家电维修手艺的邻居,提供无偿服务;吴昌银将热心的婆婆孃孃组织在一起,针对农转非居民开展礼仪培训、文明劝导。

    没想到,两支队伍一成立就很受欢迎,许多居民告诉汪德惠,以前农村没有志愿者一说,现在,他们也想参与这个新鲜事儿。

    “这充分说明了,大部分居民渴望真正融入城市生活。”汪德惠便趁热打铁,又陆续组建了4支志愿者服务队:“乐大姐”志愿者服务队负责组织居民文娱活动;平安志愿者服务队负责社区治安巡逻、法律咨询、纠纷调解;“成长树”志愿服务队专为青少年提供课业辅导、兴趣培训等服务;“爱心168”志愿服务队则专注于困难帮扶。

    一年多来,回龙桥社区这6支志愿服务队已吸纳500多居民登记注册。针对居民不同需求,他们每周轮流组织活动。社区居民真正从社区建设的“旁观者”变为“主角”,对自我事务的自觉意识和管理能力也提高了。

    那么,下一步该如何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汪德惠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他们挨家挨户走访后统计出,社区有重病病人家庭100多户,残疾、高龄、困难群体500多人。她准备申请财政资金补助,引入社会组织、专业社工,对这部分居民提供困难帮扶、心理疏导、能力提升等精细化服务,帮助他们尽快走出困境。

    首席记者 张莎

    渝北区龙山街道花园新村社区居委会主任吴先英:

    “民情速递员激活单体楼服务‘神经末梢’”

    单体楼因基础设施薄弱、管理滞后,历来是社会治理的难题。10月25日,渝北区龙山街道花园新村社区居委会主任吴先英分享了他们管理单体楼的经验——聘请民情速递员、开设楼栋议事会,激活了民情服务的“神经末梢”。

    花园新村社区有92栋居民楼,其中54栋为楼龄近20年的单体楼。“这些单体楼大部分是我市第一批商品房,当时入住的居民条件都不错。后来随着城市发展,单体楼基础设施老旧、物业管理滞后的毛病便暴露出来了,老居民陆续搬走。”吴先英告诉记者,这54栋单体楼有2000多户居民,其中超过一半是租赁户,人员结构复杂。

    光靠社区工作人员参与单体楼管理,显然人手不够。近年来,吴先英与同事以退休党员、志愿者为固定班底,聘请了54位民情速递员,他们深入居民,能够了解到最新的资讯,所速递的不止是民情民意,还会将平日闲聊时发现的问题自行“打包”,转达给居委会。

    收到民情“邮件”后,社区能自行解决的马上解决;问题较复杂的,则召开楼栋议事会,请居民们一起摆谈商议。

    前不久,松石北路5号楼民情速递员肖雨珍发现,大楼外部瓷砖大面积脱落,极易砸到路人。肖雨珍赶紧将此事通知社区,又约上几名热心居民,拉起警戒线,贴出温馨提示。

    3天后,在楼栋议事会上,居民你一言我一语,爆料出不少类似隐患。社区收集情况后,通过龙山街道上报到渝北区政府。“我们共有4栋单体楼瓷砖脱落,有关部门已到社区现场调查,年底前会全部整改完毕。”

    吴先英告诉记者,一年多来,在民情速递员和楼栋议事会“双机制”的驱动下,花园新村社区门面管理、消防设施更换、化粪池维修、路面硬化、庭院绿化、照明设施、群众健身器材、院坝停车等问题逐一“搁平捡顺”。“民情速递员迅速响应居民诉求,楼栋议事会更让大家逐渐成为管理小区的主要力量。”吴先英说。

    首席记者 张莎

    南岸区花园路街道南湖社区居委会主任余建:

    “社区治理迫切需要发挥社会组织作用”

    “十九大报告对社区治理体系建设的阐述,真的是说到了我这个社区居委会主任的心坎上。”10月25日,南岸区花园路街道南湖社区居委会主任余建说起十九大报告,心情激动。

    对余建而言,传统行政式的社区管理方式,曾让她疲于奔命还难有效果。

    “曾经一年时间里群众诉求1600件次,这让社区工作更显捉襟见肘。”余建介绍,南湖社区紧邻南坪商圈,辖区有企业300余家,居民住宅楼81栋,居民6260户,人口24664人,其中流动人口10125人。社区存在城市建筑陈旧、商贸门面混乱、居民房屋老旧、道路交通拥堵、居民活动场地有限、流动人口复杂、治安问题严峻等突出问题。

    因为居民构成复杂,所以群众需求多种多样,尽管居委会以社区为主体开展了大量服务工作,但依然难以满足群众多元化的民生需求,群众参与度、满意度不高。

    “‘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我觉得报告中这些内容提得太及时了。”余建认为,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社区利益关系的日益复杂,社区社会组织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因此,加快推进社会组织建设与管理势在必行。

    在余建看来,发挥社会组织作用,既是社区治理的需要,也是现实发展的需要,更是改革创新的需要。

    她表示,长期以来,社区自治功能不强,社区居民参与度不高,社区服务供给不足、服务能力薄弱等问题困扰着大家。新时代下的社区治理工作,如果自上而下的组织管理和自下而上的广泛参与没有有机结合,管得越细,问题越多,效果就不好。

    社区社会组织是服务居民、凝聚居民和参与基层治理的一个重要载体和主体,只有充分发挥好社区社会组织的桥梁与纽带作用,搭建平台,畅通参与渠道,才能真正推动社区社会治理,维护社区和谐稳定。

    余建认为,社会组织具有群众性、非营利性、独立性、志愿性等特点,在联系服务群众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是新时代社区工作必须重视的内容。

    “充分发挥社区社会组织服务群众,满足居民多样化需求的作用,需要关注社会组织发展面临的问题。”余建表示,如一些社会组织由于资金有限、场地受限、服务能力有限,发展参差不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组织服务社群的功能和作用。为此,从培育基层治理主体、增强社会组织服务能力出发,需要社区提供一定的支持和帮助。

    记者 陈波

    沙坪坝区渝培路街道沙杨路社区居委会主任周琦:

    “居民自治让老旧小区焕发新生”

    10月24日,在沙坪坝区渝培路街道沙杨路社区23-27号小区,居民白富民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和邻居闲聊。“这儿不仅绿化好、环境干净,还有桌椅供居民使用。只要天气好,我们都爱来这里坐坐。”他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可5个月前,这里却被居民调侃为“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土坝子。

    “多亏了社区的居民自治小组。”白富民说。原来,为了治理沙杨路社区存在的环境脏、治安差、管理难、收费难等问题,社区实行了“自助互助”的居民自治管理模式。由居民自己选出自治小组成员,参与社区管理事务。23-27号小区后坝的改造就是由居民反映给自治小组成员,再由自治小组成员反映给社区,一步一步解决的。

    沙杨路社区居委会主任周琦介绍说:“社区2/3都是老旧小区,要想治理,必须让居民参与进来。”于是,2013年沙杨路社区开展了居民自治的试点工作,“我们共发动22名党员志愿者参与到6个老旧小区居民自治小组工作中。在自治小组的带领下,开展了‘家家共议、户户联动’活动,以‘管好自家事、关心楼栋事、参与社区事’为目的,充分发挥自治小组的作用,不断增强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能力。”

    现在,通过居民自治,小区不仅环境变优美了,邻里之间也和睦了,不少以前搬走的居民又搬了回来。

    “接下来,我们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加强宣传和动员,引导更多居民共同参与到社区治理中;二是优化自治小组结构,增加小组成员数量,让成员分工更系统、更全面,确保方方面面都能为群众考虑周全。”周琦说,今后将进一步完善居民自治管理机制,对优化整合后的向乐村片区进行整治完善,达到全社区老旧小区治理和居民自治管理全覆盖。

    记者 周尤

    我市将出台一系列举措

    加快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我市很快将会推出一系列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的举措。”10月25日,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市将进一步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加快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据了解,市民政局为推进城乡社区治理,正在紧紧围绕党的十九大精神,抓紧出台我市《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年)》《加强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实施方案》《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实施意见》3个文件,并将适时召开会议进行安排部署,抓好推进落实。

    此外,为落实相关基础工作,市民政局将指导区县抓好110个城乡社区便民服务中心建设,确保按期达标完成。督促区县落实村(社区)干部补贴和村(社区)组织办公经费调标工作,加强村(社区)组织运转经费保障。

    据悉,我市将结合农村社区示范培育和城乡社区协商示范点建设工作,做好市级和谐示范社区(村)创建评审工作,在全市评比表彰100个示范村和100个示范社区。开展城乡社区便民服务中心市级示范点培育工作,安排市级资金400万元,打造6个市级示范点。

    其中,南岸区开展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健全完善“三事分流”工作机制,今年6月已完成民政部中期评估;九龙坡区申报创建全国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正在探索形成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的示范成果。

    记者 陈波
-
【编辑:陈茂霖】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推荐视频
推荐图片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